FrontPage

古事記 (ALEXの書斎からbackup保存)

上卷 并序

 臣安萬侶言。夫、混元既凝、氣象未效。無名無爲。誰知其形。然、乾坤初分、參神作造化之首、陰陽斯開、二靈爲群品之祖。所以、出入幽顯、日月彰於洗目、浮沈海水、神祇呈於滌身。故、太素杳冥、因本教而識孕土産嶋之時、元始綿bak[之繞貌]、頼先聖而察生神立人之世。寔知、懸鏡吐珠、而百王相續、喫劔切蛇、以萬神蕃息歟。議安河而平天下、論小濱而清國土。是以、番仁岐命、初降于高千嶺、神倭天皇、經歴于秋津嶋、化熊出川、天劔獲於高倉、生尾遮徑、大烏導於吉野。列[イ舞]攘賊、聞歌伏仇。即覺夢而敬神祇。所以、稱賢后。望烟而撫黎元。於今傳聖帝。定境開邦、制于近淡海、正姓撰氏、勒于遠飛鳥。雖歩驟各異、文質不同、莫不稽古以繩風猷於既頽、照今以補典教於欲絶。      曁飛鳥清原大宮御大八洲天皇御世、濳龍體元、sikirinaru[扁三水旁存]雷應期、聞夢歌而相纂業、投夜水而知承基。然、天時未臻、蝉蛻於南山、人事共給、虎歩於東國。皇輿忽駕、浚渡山川、六師雷震、三軍電逝。杖矛擧威、猛士烟起、絳旗耀兵、凶徒瓦解。未移浹辰、wazafafi氣[扁三水旁右診]自清。乃、放牛息馬、gai[扁心旁豈]悌歸於華夏、卷旌osamete[扁右楫旁戈]戈、[イ舞]詠停於都邑。歳次大梁、月踵侠鍾、清原大宮、昇即天位。道軼軒后、徳跨周王、握乾符而sube[手怱]六合、得天統而包八荒。乘二氣之正、齊五行之序、設神理以奬俗、敷英風以弘國。重加、智海浩汗、潭探上古、心鏡[火韋]煌、明覩先代。      於是、天皇詔之、「朕聞『諸家之所motaru[]帝紀及本辭、既違正實、多加虚僞。』當今之時、不改其失、未經幾年、其旨欲滅、斯乃邦家經緯、王化之鴻基焉。故惟、撰録帝紀、討覈舊辭、削僞定實、欲流後葉。」時有舍人、姓稗田、名阿禮、年是廿八。爲人聰明、度目誦口、拂耳勒心。勅語阿禮、令誦習帝皇日繼及先代舊辭、然、運移世異、未行其事矣。

     伏惟、皇帝陛下、得一光宅、通三亭育。御紫宸而徳被馬蹄之所極、坐玄扈而化照船頭之所逮。日浮重暉、雲散非烟。連柯并穗之瑞、史不絶書、列烽重譯之貢、府無空月。可謂名高文命、徳冠天乙矣。      於焉、惜舊辭之誤忤、正先紀之謬錯、以和銅四年九月十八日、詔臣安萬侶、撰録稗田阿禮所誦之勅語舊辭、以獻上者、謹隨詔旨、子細採firofinu[手庶]。然、上古之時、言意並朴、敷文構句、於字即難、已因訓述者、詞不逮心。全以音連者、事趣更長、是以今、或一句之中、交用音訓、或一事之内、全以訓録。即、辭理mife-kataki[匚構中ロ]見、以注明、意况易解、更非注。亦、於姓日下、謂玖沙訶、於名帶字、謂多羅斯、如此之類、隨本不改。大抵所記者、自天地開闢始、以訖于小治田御世。故、天御中主神以下、日子波限建鵜草葺不合尊以前、爲上卷、神倭伊波禮毘古天皇以下、品陀御世以前、爲中卷、大雀皇帝以下、小治田大宮以前、爲下卷、并録三卷、謹以獻上。

     臣安萬侶、誠惶誠恐頓首頓首。   和銅五年正月廿八日  正五位上勲五等太朝臣安萬侶

   


     天地初發之時、於高天原、成神名、

天之御中主神【訓、高下天云、阿麻。下效此。】 次高御産巣日神。 次神産巣日神。 此三柱神者、並獨神成坐而、隱身也。    次、國稚如浮脂而、久羅下那洲多陀用幣流之時【流字以上十字以音】如葦牙因萌騰之物而、成神名、

宇摩志阿斯訶備比古遲神。【此神名以音。】 次、天之常立神。【訓常云登許、訓立云多知。】 此二柱神亦獨神成坐而、隱身也。    上件五柱神者、別天神、


   次成神名、 國之常立神【訓常立亦如上。】 次、豐雲(上)野神。 此二柱神亦獨神成坐而、隱身也。

 次成神名、

宇比地邇(上)神。 次、妹須比智邇(去)神【此二神名以音。】 次、角杙神。 次、妹活杙神【二柱。】 次、意富斗能地神。 次、妹大斗乃辨神【此二神名亦以音。】 次、淤母陀流神。 次、妹阿夜(上)訶志古泥神【此二神名皆以音。】 次、伊邪那岐神。 次妹伊邪那美神。【此二神名亦以音如上。】      上件自國之常立神以下、伊邪那美神以前、并稱神世七代。【上二柱、獨神各云一代。次 雙十神、各合二神云一代也。】


     於是、天神諸命以、詔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二柱神、修理固成是多陀用幣流之國、賜天沼矛而、言依賜也。故、二柱神立【訓立云、多多志】天浮橋而、指下其沼矛以畫者、鹽許袁呂許袁呂邇【此七字以音】畫鳴【訓鳴云、那志】而、引上時、自其矛末垂落之鹽之累積、成嶋。是淤能碁呂嶋。【自淤以下四字以音。】


   於其嶋天降坐而、見立天之御柱、見立八尋殿。於是問其妹伊邪那美命曰、「汝身者如何成。」答曰「吾身者、成成不成合處一處在。」爾伊邪那岐命詔、「我身者、成成而成餘處一處在。故、以此吾身成餘處、刺塞汝身不成合處而、爲生成國土、奈何。」【訓生云、宇牟。下效此。】伊邪那美命答曰「然善。」爾伊邪那岐命、詔「然者、吾與汝行迴逢是天之御柱而、爲美斗能麻具波比。」【此七字以音。】如此云期、乃詔「汝者自右迴逢、我者自左迴逢。」約竟以迴時、伊邪那美命、先言「阿那邇夜志愛(上)袁登古袁。」【此十字以音。下效此。】後、伊邪那岐命言「阿那邇夜志愛(上)袁登賣袁。」各言竟之後、告其妹曰、「女人先言不良。雖然久美度邇【此四字以音】興而、  

生子、水蛭子、此子者入葦船而流去。 次生、淡嶋、是亦不入子之例。


   於是二柱神議云、「今吾所生之子不良。猶宜白天神之御所。」即共參上、請天神之命。爾天神之命以、布斗麻邇爾【上、此五字以音】ト相而詔之、「因女先言而不良、亦還降改言。」故爾反降、更往迴其天之御柱如先。於是伊邪那岐命、先言「阿那邇夜志愛袁登賣袁。」、後妹伊邪那美命言、「阿那邇夜志愛袁登古袁。」如此言竟而、御合、

生子、淡道之穗之狹別嶋【訓別、云和氣。下效此。】 次生、伊豫之二名嶋。 此嶋者、身一而有面四、毎面有名。故、伊豫國謂『愛(上)比賣』【此二字以音下效此】 讚岐國謂『飯依比古』。 粟國謂『大宜都比賣』【此四字以音】 土左國謂『建依別』。 次生、隱伎之三子嶋。亦名『天之忍許呂別』【許呂二字以音】 次生、筑紫嶋。此嶋亦身一而有面四、毎面有名、 故、筑紫國謂『白日別』。 豐國謂『豐日別』。 肥國謂『建日向日豐久士比泥別』【自久至泥以音】 熊曾國謂『建日別』【曾字以音】 次生、伊岐嶋。亦名謂『天比登都柱』【自比至都以音。訓天如天。】 次生、津嶋。亦名謂『天之狹手依比賣』。 次生、佐度嶋。 次生、大倭豐秋津嶋。亦名謂『天御虚空豐秋津根別』。 故、因此八嶋先所生、謂『大八嶋國』  然後、還坐之時、

生、吉備兒嶋。亦名謂『建日方別』。 次生、小豆嶋。亦名謂『大野手(上)比賣』。 次生、大嶋。亦名謂『大多麻(上)流別』【自多至流以音】 次生、女嶋。亦名謂『天一根』【訓天如天】 次生、知訶嶋。亦名謂『天之忍男』。 次生、兩兒嶋。亦名謂『天兩屋』。【自吉備兒嶋至天兩屋嶋并六嶋】


既生國竟、更生神。

故生神名、大事忍男神。 次生、石土毘古神【訓石、云伊波。亦毘古二字以音。下效此也。】 次生、石巣比賣神。 次生、大戸日別神。 次生、天之吹(上)男神。 次生、大屋毘古神。 次生、風木津別之忍男神【訓風、云加邪。訓木以音】 次生海神、名大綿津見神。 次生、水戸神、名速秋津日子神。 次、妹速秋津比賣神【自大事忍男神至秋津比賣神并十神】  此速秋津日子、速秋津比賣二神、因河海持別而、 生神名、沫那藝神【那藝二字以音、下效此】 次、沫那美神【那美二字以音、下效此】 次、頬那藝神、 次、頬那美神、 次、天之水分神【訓分、云久麻理。下效此。】 次、國之水分神、 次、天之久比奢母智神【自久以下五字以音。下效此。】 次、國之久比奢母智神  【自沫那藝神至國之久比奢母智神并八神】

次生風神、名志那都比古神【此神名以音】 次生木神、名久久能智神【此神名以音】 次生山神、名大山(上)津見神、 次生野神、名鹿屋野比賣神。亦名謂野椎神。 【自志那都比古神至野椎并四神】  此大山津見神、野椎神二神、因山野持別而、 生神名、天之狹土神【訓土、云豆知。下效此。】 次、國之狹土神。 次、天之狹霧神。 次、國之狹霧神。 次、天之闇戸神。 次、國之闇戸神。 次、大戸惑子神【訓惑、云麻刀比。下效此。】 次、大戸惑女神  【自天之狹土神至大戸惑女神并八神也】 次生神名、鳥之石楠船神。亦名謂天鳥船。 次生、大宜都比賣神【此神名以音】 次生、火之夜藝速男神【夜藝二字以音】亦名謂火之[火玄]毘古神、亦名謂火之迦具土神【加具二字以音】 因生此子、美蕃登【此三字以音】見炙而病臥在。  多具理邇【此四字以音】生神名、 金山毘古神【訓金、云迦那。下效此。】 次、金山毘賣神。  次、於屎成神名、 波邇夜須毘古神【此神名以音】 次波邇夜須毘賣神【此神名亦音】  次、於尿成神名、 彌都波能賣神。 次、和久産巣日神。 此神之子、謂豐宇氣毘賣神【自宇以下四字以音】  故、伊邪那美神者、因生火神、遂神避坐也【自天鳥船至豐宇氣毘賣神并八神也。】

   凡伊邪那岐伊邪那美二神、共所生嶋壹拾肆嶋、神參拾伍神【是伊邪那美神、未神避以前所生。唯意能碁呂嶋者、非所生。亦姪子與淡嶋、不入子之例也。】


   故、爾伊邪那岐命詔之、「愛我那邇妹命乎。」【那邇二字以音。下效此。】謂「易子之一木乎。」乃匍匐御枕方、匍匐御足方而、哭時、 於御涙所成神、坐香山之畝尾木本、 名泣澤女神。 故、其所神避之伊邪那美神者、葬出雲國與伯伎國堺比婆之山也。

 於是伊邪那岐命、拔所御佩之十拳劔、斬其子、迦具土神之頚。

爾、著其御刀前之血、走就湯津石村、 所成神名、石拆神。 次、根拆神。 石筒之男神【三神】 次、著御刀本血、亦走就湯津石村、 所成神名、甕速日神。 次、樋速日神。 次、建御雷之男神。亦名建布都神。  【布都二字以音。下效此。】亦名豐布都神。 【三神】 次、集御刀之手上血、自手俣漏出、所成神名【訓漏、云久伎】 闇淤加美神【淤以下三字以音下效此】 次、闇御津羽神。  上件自石拆神以下、闇御津羽神以前、并八神者、因御刀所生之神者也。

所殺迦具土神之 於頭所成神名、 正鹿山(上)津見神。 次、於胸所成神名、 淤縢山津見神【淤縢二字以音】 次、於腹所成神名、 奧山(上)津見神。 次、於陰所成神名、 闇山津見神。 次、於左手所成神名、 志藝山津見神【志藝二字以音】 次、於右手所成神名、 羽山津見神。 次、於左足所成神名、 原山津見神。 次、於右足所成神名、 戸山津見神 【自正鹿山津見神、至戸山津見神、并八神】  故、所斬之刀名、謂天之尾羽張、亦名謂、伊都之尾羽張【伊都二字以音】  


     於是、欲相見其妹伊邪那美命、追往黄泉國。爾自殿騰戸、出向之時、伊邪那岐命、語詔之、「愛我那邇妹命、吾與汝所作之國未作竟。故、可還。」爾、伊邪那美命、答白、「悔哉、不速來。吾者爲黄泉戸喫。然、愛我那勢命【那勢二字以音。下效此。】入來坐之事、恐。故、欲還、且與黄泉神相論。莫視我。」如此白而、還入其殿内之間、甚久難待。故、刺左之御美豆良【三字以音。下效此。】湯津津間櫛之男柱一箇取闕而、燭一火、入見之時、宇士多加禮許呂呂岐弖【此十字以音】

於頭者大雷居、 於胸者火雷居、 於腹者黒雷居、 於陰者拆雷居、 於左手者若雷居、 於右手者土雷居、 於左足者鳴雷居、 於右足者伏雷居、 并八雷神成居。    於是、伊邪那岐命、見畏而、逃還之時、其妹伊邪那美命、言令見辱吾、即遣豫母都志許賣【此六字以音】、令追。爾、伊邪那岐命、取黒御鬘投棄、乃生蒲子。是[才庶]食之間、逃行、猶追、亦刺其右御美豆良之湯津津間櫛引閉而投棄、乃生笋。是拔食之間、逃行。且後者、於其八雷神、副千五百之黄泉軍、令追。爾、拔所御佩之十拳劔而、於後手布伎都都【此四字以音】逃來、猶追、到黄泉比良【此二字以音】坂之坂本時、取在其坂本桃子三箇持撃者、悉逃返也、爾、伊邪那岐命、告其桃子「汝如助吾、於葦原中國所有宇都志伎【此四字以音】青人草之、落苦瀬而患惚時、可助告。」、賜名號意富加牟豆美命。【自意至美以音】    最後、其妹伊邪那美命、身自追來焉。爾m千引石引塞其黄泉比良坂、其石置中、各對立而、度事戸之時、伊邪那美命言、「愛我那勢命、爲如此者、汝國之人草、一日絞殺千頭。」爾、伊邪那岐命詔、「愛我那邇妹命、汝爲然者、吾一日立千五百産屋。」是以一日必千人死、一日必千五百人生也。故、號其伊邪那美神命、謂黄泉津大神。亦云、以其追斯伎斯【此三字以音】而、號道敷大神。亦所塞其黄泉坂之石者、號道反大神。亦謂、塞坐黄泉戸大神。故、其所謂黄泉比良坂者、今謂出雲國之伊賦夜坂也。  


   是以、伊邪那伎大神詔、「吾者到於伊那志許米志許米岐【此九字以音】穢國而在祁理。【此二字以音】故、吾者爲御身之禊。」而、到坐竺紫日向之橘小門之阿波岐【此三字以音】原而、禊祓也。

故、於投棄御杖所成神名、 衝立船戸神、 次於投棄御帶所成神名、 道之長乳齒神、 次於投棄御嚢所成神名、 時量師神、 次於投棄御衣所成神名、 和豆良比能宇斯能神【此神名以音】 次於投棄御褌所成神名、 道俣神、 次於投棄御冠所成神名、 飽咋之宇斯能神【自宇以三字以音】 次於投棄左御手之手纒所成神名、 奧疎神【訓奧云淤伎。下效此。訓疎云奢加留。下效此。】 次、奧津那藝佐毘古神、【自那以下五字以音。下效此。】 次、奧津甲斐辨羅神【自甲以下四字以音。下效此。】 次、於投棄右御手之手纒所成神名、 邊疎神、 次、邊津那藝佐毘古神、 次、邊津甲斐辨羅神、      右件自船戸神以下、邊津甲斐辨羅神以前十二神者、因脱著身之物、所生神也。    於是詔之、「上瀬者瀬速。下瀬者瀬弱。」而、

初於中瀬墮迦豆伎而滌時、所成坐神名、 八十禍津日神【訓禍云摩賀、下效此。】 次、大禍津日神、 此二神者、所到其穢繁國之時、因汚垢而、所成神之者也。

次、爲直其禍而所成神名、 神直毘神【毘字以音、下效此。】 次、大直毘神、 次、伊豆能賣【并三神也。伊以下四字以音。】 次、於水底滌時、所成神名、 底津綿津見神、 次、底筒之男命、 於中滌時、所成神名、 中津綿(上)津見神、 次、中筒之男命、 於水上滌時、所成神名、 上津綿津見神【訓上云宇閇】 次、上筒之男命、 此三柱綿津見神者、阿曇連等之祖神以伊都久神也。【伊以三字以音、下效此。】故、阿曇連等者、其綿津見神之子、宇都志日金拆命之子孫也。【宇都志三字以音。】

其、底筒之男命、 中筒之男命、 上筒之男命 三柱神者、墨江之三前大神也。

於是、洗左御目時、所成神名、 天照大御神、 次、洗右御目時、所成神名、 月讀命、 次、洗御御時、所成神名、 建速須佐之男命【須佐二字以音。】  右件八十禍津日神以下、速須佐之男命以前十四柱神者、因滌御身所生者也。  


     此時、伊邪那伎命、大歡喜詔、「吾者生生子而、於生終得三貴子。」即其御頚珠之玉緒母由良邇【此四字以音。下效此。】取由良迦志而、賜天照大御神而詔之、「汝命者、所知高天原矣。」事依而賜也。故、其御頚珠名、謂御倉板擧之神。【訓板擧、云多那】次、詔月讀命、「汝命者、所知夜之食國矣。」事依也。【訓食、云袁須】次、詔建速須佐之男命、「汝命者、所知海原矣。」事依也。      故、各隨依賜之命、所知看之中、速須佐之男命、不治所命之國而、八拳須至于心前、啼伊佐知伎也。【自伊下四字以音、下效此。】其泣状者、青山如枯山泣枯、河海者悉泣乾、是以惡神之音、如狹蝿皆滿、萬物之妖悉發。故、伊邪那岐大御神、詔速須佐之男命、「何由以汝、不治所事依之國而、哭伊佐知流。」爾答白、「僕者欲罷妣國根之堅州國。故、哭。」爾、伊邪那岐大御神大忿怒、詔「然者、汝不可住此國。」乃、神夜良比爾夜良比賜也。【自夜以下七字以音。】故、其伊邪那岐大神者、坐淡海之多賀也。      故、於是速須佐之男命言、「然者、請天照大御神、將罷。」乃、參上天時、山川悉動、國土皆震。爾天照大御神聞驚而、詔「我那勢命之上來由者、必不善心。欲奪我國耳。」即解御髮、纒御美豆羅而、乃於左右御美豆羅、亦於御鬘、亦於左右御手各纒持八尺勾tama[扁王旁右總]之五百津之美須麻流之珠而【自美至流四字以音、下效此。】曾毘良邇者、負千入之靫【訓入、云能理、下效此。自曾至邇者、以音。】比良邇者、附五百入之靫、亦所取佩伊都【此二字以音】之竹鞆而、弓腹振立而、堅庭者、於向股蹈那豆美【三字以音】如沫雪蹶散而、伊都【二字以音】之男建【訓建、云多祁夫】蹈建而、待問「何故上來。」爾、速須佐之男命答白、「僕者無邪心。唯大御神之命以、問賜僕之哭伊佐知流之事。故、白都良久【三字以音】『僕欲往妣國以哭。』爾大御神詔、『汝者、不可在此國』而、神夜良比夜良比賜。故、以爲請將罷往之状、參上耳。無異心。」爾天照大御神詔、「然者、汝心之清明何以知。」於是速須佐之男命答白、「各宇氣比而、生子。」【自宇以三字以音、下效此。】        故、爾各中置天安河而、宇氣布時、    天照大御神、 先乞度建速須佐之男命所佩十拳劔、打折三段而、奴那登母母由良邇【此八字以音、下效此。】振滌天之眞名井而、佐賀美邇迦美而【自佐下六字以音、下效此。】於吹棄氣吹之狹霧所成神御名、 多紀理毘賣命。【此神名以音】亦御名謂奧津嶋比賣命。 次、市寸嶋(上)比賣命。亦御名謂狹依毘賣命。 次、多岐都比賣命。【三柱、此神名以音】  速須佐之男命、 乞度天照大御神所纏左御美豆良八尺勾tama[扁王旁右總]之五百津之美須麻流珠而、奴那登母母由良爾、振滌天之眞名井而、佐賀美邇迦美而、於吹棄氣吹之狹霧所成神御名、 正勝吾勝勝速日天之忍穗耳命。 亦乞度所纏右御美豆良之珠而、佐賀美邇迦美而、於吹棄氣吹之狹霧所成神御名、 天之菩卑能命。【自菩下三字以音】 亦乞度所纏御鬘之珠而、佐賀美邇迦美而、於吹棄氣吹之狹霧所成神御名、

天津日子根命。 又乞度所纏左御手之珠而、佐賀美邇迦美而、於吹棄氣吹之狹霧所成神御名、

活津日子根命。 亦乞度所纏右御手之珠而、佐賀美邇迦美而、於吹棄氣吹之狹霧所成神御名、

熊野久須毘命【并五柱、自久下三字以音】

 於是天照大御神、告速須佐之男命、「是後所生五柱男子者、物實因我物所成、故、自吾子也。先所生之三柱女子者、物實因汝物所成。故、乃汝子也。」如此詔別也。  故、其先所生之神、 多紀理毘賣命者、 坐胸形之奧津宮。 次、市寸嶋比賣命者、 坐胸形之中津宮、 次、田寸津比賣命者、 坐胸形之邊津宮、 此三柱神者、胸形君等之以伊都久三前大神者也。故、此後所生五柱子之中、天菩比命之子、

建比良鳥命 【此出雲國造、无邪志國造、上菟上國造、下菟上國造、伊自牟國造、津嶋縣直、遠江國造等之祖也】

次天津日子根命者 【凡川内國造、額田部湯坐連、茨木國造、倭田中直、山代國造、馬來田國造、道尻岐閇國造、周芳國造、倭淹知造、高市縣主、蒲生稻寸、三技部造等之祖也】

     爾、速須佐之男命、白于天照大御神、「我心清明。故、我所生子、得手弱女。因此言者、自我勝。」云而、於勝佐備【此二字以音】離天照大御神之營田之阿【此阿字以音】埋其溝、亦其於聞看大嘗之殿、屎麻理【此二字以音】散。故、雖然爲、天照大御神者、登賀米受而告、「如屎、醉而吐散登許曾【此三字以音】我那勢之命爲如此。又離田之阿埋溝者、地矣阿多良斯登許曾【自阿以下七字以音】我那勢之命爲如此。」登【此一字以音】詔雖直、猶其惡態不止而轉。天照大御神、坐忌服屋而、令織神御衣之時、穿其服屋之頂、逆剥天斑馬剥而、所墮入時、天衣織女見驚而、於梭衝陰上而死【訓陰上云富登】    


     故、於是天照大御神見畏、開天石屋戸而、刺許母理【此三字以音】坐也。爾、高天原皆暗、葦原中國悉闇。因此而常夜往。於是萬神之聲者、狹蝿那須【此二字以音】滿、萬妖悉發。是以八百萬神、於天安之河原、神集集而【訓集云都度比】高御産巣日神之子、思金神令思【訓金云加尼】而、集常世長鳴鳥、令鳴而、取天安河之河上之天堅石、取天金山之鐵而、求鍛人天津麻羅而【麻羅二字以音】科伊斯許理度賣命【自伊以六字以音】令作鏡。科玉祖命、令作八尺勾tama[扁王旁右總]之五百津之御須麻流之珠而、召天兒屋命、布刀玉命【布刀二字以音、下效此】而、内拔天香山之眞男鹿之肩拔而、取天香山之天之波波迦【此三字以音。木名。】而、令占合麻迦那波而【自麻下四字以音】天香山之五百津眞賢木矣、根許士爾許士而【自許下五字以音】於上枝、取著八尺勾tama[扁王旁右總]之五百津之御須麻流之玉、於中枝、取繋八尺鏡【訓八尺云八阿多】於下枝、取垂白丹寸手、青丹寸手而【訓垂云志殿】此種種物者、布刀玉命、布刀御幣登取持而、天兒屋命、布刀詔戸言祷白而、天手力男神、隱立戸掖而、天宇受賣命、手次繋天香山之天之日影而、爲鬘天之眞拆而、手草結天香山之小竹葉而【訓小竹云佐佐】於天之石屋戸伏u[シ于]氣【此二字以音】而、蹈登杼呂許志【此五字以音】爲神懸而、掛出胸乳、裳緒忍垂於番登也、爾高天原動而、八百萬神共咲。      於是天照大御神以爲怪、細開天石屋戸而、内告者、「因吾隱坐而、以爲天原自闇、亦葦原中國皆闇矣、何由以、天宇受賣者爲樂、亦八百萬神諸咲。」爾天宇受賣、白言、「益汝命而貴神坐。故、歡喜咲樂。」如此言之間、天兒屋命、布刀玉命、指出其鏡、示奉天照大御神之時、天照大御神、逾思奇而、稍自戸出而、臨坐之時、其所隱立之天手力男神、取其御手引出、即布刀玉命、以尻久米【此二字以音】繩、控度其御後方、白言、「從此以内不得還入。」   故、天照大御神出坐之時、高天原及葦原中國自得照明。    於是八百萬神共議而、於速須佐之男命、負千位置戸、亦切鬚及手足爪令拔而、神夜良比夜良比岐。    


   又食物乞大氣都比賣神。爾大氣都比賣、自鼻口及尻、種種味物取出而、種種作具而進時、速須佐之男命立伺其態、爲穢汚而奉進、乃殺其大宜津比賣神。故、所殺神於身生物者、

於頭生蠶、 於二目生稻種、 於二耳生粟、 於鼻生小豆、 於陰生麥、 於尻生大豆。    故是神産巣日御祖命、令取茲、成種。  


     故、所避追而、降出雲國之肥(上)河上、在鳥髮地。此時、箸從其河流下、於是須佐之男命、以爲人有其河上而、尋motomete[冠不足見]上往者、老夫與老女二人在而、童女置中而泣。爾問賜之「汝等者誰。」故、其老夫答言、「僕者國神、大山(上)津見神之子焉。僕名謂足(上)名椎、妻名謂手(上)名椎、女名謂櫛名田比賣。」亦問「汝哭由者何」、答白言、「我之女者、自本在八稚女。是高志之八俣遠呂智【此三字以音】毎年來喫。今其可來時。故泣。」爾問「其形如何」、答白、「彼目如赤加賀智而、身一有八頭八尾。亦其身生蘿及桧榲、其長度谿八谷峽八尾而、見其腹者、悉常血爛也。」【此謂赤加賀知者今酸醤者也】      爾速須佐之男命、詔其老夫、「是汝之女者、奉於吾哉。」答白「恐亦不覺御名」、爾答詔、「吾者天照大御神之伊呂勢者也。【自三字以音】故、今自天降坐也。」爾、足名椎、手名椎神、白「然坐者恐。立奉。」爾、速須佐之男命、乃於湯津爪櫛取成其童女而、刺御美豆良、告其足名椎、手名椎神、「汝等、釀八鹽折之酒、且作廻垣、於其垣作八門、毎門結八佐受岐【此三字以音】毎其佐受岐置酒船而、毎船盛其八鹽折酒而待。」故、隨告而如此設備待之時、其八俣遠呂智、信如言來。乃毎船垂入己頭、飮其酒。於是飮醉、留伏寢。爾、速須佐之男命、拔下其所御佩之十拳劔、切散其蛇者、肥河變血而流。故、切其中尾時、御刀之刄毀。爾思怪、以御刀之前、刺割而見者、在都牟刈之大刀。故、取此大刀、思異物而、白上於天照大御神也。是者草那藝之大刀也【那藝二字以音】      故、是以其速須佐之男命、宮可造作之地、求出雲國。爾、到坐須賀【此二字以音。下效此】地而詔之、吾來此地、我御心須賀須賀斯而、其地作宮坐。故、其地者於今云須賀也。茲大神、初作須賀宮之時、自其地雲立騰。爾、作御歌、其歌曰、

夜久毛多都 伊豆毛夜幣賀岐 都麻碁微爾 夜幣賀岐都久流 曾能夜幣賀岐袁 (1)

 於是喚其足名椎神、告言「汝者任我宮之首、且負名號稻田宮主須賀之八耳神。  故、

其櫛名田比賣以、久美度邇起而、所生神名、

謂八嶋士奴美神【自士下三字以音。下效此】 又娶大山津見神之女、名神大市比賣、生子、 大年神、 次、宇迦之御魂神【二柱、宇迦二字以音】    

兄八嶋士奴美神、

 娶大山津見神之女、名木花知流【二字以音】比賣、 生子、布波能母遲久奴須奴神、 此神、娶淤迦美神之女、名日河比賣、 生子、深淵之水夜禮花神【夜禮二字以音】 此神、娶天之都度閇知泥(上)神【自都下五字以音】 生子、淤美豆奴神【此神名以音】 此神、娶布怒豆怒神【此神名以音】之女、名布帝耳(上)神【布帝二字以音】 生子、天之冬衣神、 此神、娶刺國大(上)神之女、名刺國若比賣、

生子、大國主神、亦名謂大穴牟遲神【牟遲二字以音】 亦名謂葦原色許男神【色許二字以音】 亦名謂八千矛神、 亦名謂宇都志國玉神【宇都志三字以音】 并有五名。  


 故、此大國主神之兄弟、八十神坐。然皆國者、避於大國主神。所以避者、其八十神各有欲婚稻羽之八上比賣之心、共行稻羽時、於大穴牟遲神負fukuro[冠代脚巾]、爲從者率往。於是到氣多之前時、裸菟伏也。爾、八十神謂其菟云、「汝將爲者、浴此海鹽、當風吹而、伏高山尾上。」故、其菟從八十神之教而伏。爾其鹽隨乾、其身皮悉風見吹拆。故、痛苦泣伏者、最後之來大穴牟遲神、見其菟言「何由汝泣伏。」菟答言「僕在淤岐嶋、雖欲度此地、無度因。故、欺海和邇【此二字以音。下效此】言、『吾與汝競、欲計族之多少。故、汝者隨其族在悉率來、自此嶋至于氣多前皆列伏度。爾、吾蹈其上、走乍讀度。於是知與吾族孰多。』如此言者、見欺而列伏之時、吾蹈其上、讀度來、今將下地時、吾云『汝者我見欺。』言竟、即伏最端和邇、捕我悉剥我衣服。因此泣患者、先行八十神之命以、誨告『浴海鹽當風伏』、故、爲如教者、我身悉傷。」

   於是大穴牟遲神、教告其菟、「今急往此水門、以水洗汝身、即取其水門之蒲黄、敷散而、輾轉其上者、汝身如本膚必差。」故、爲如教、其身如本也。此稻羽之素菟者也。於今者謂菟神也。故、其菟白大穴牟遲神、「此八十神者、必不得八上比賣。雖負fukuro[冠代巾脚]、汝命獲之。」

   於是八上比賣、答八十神言、「吾者不聞汝等之言。將嫁大穴牟遲神。」故、爾八十神忿、欲殺大穴牟遲神、共議而、至伯岐國之手間山本云、「赤猪在此山。故、和禮【此二字以音】共追下者、汝待取。若不待取者、必將殺汝」云而、以火燒似猪大石而轉落。爾追下取時、即於其石所燒著而死。爾其御祖命、哭患而、參上于天、請神産巣日之命時、乃遣kisa[冠討脚虫]貝比賣與蛤貝比賣、令作活。爾kisa[討虫]貝比賣岐佐宜【此三字以音】集而、蛤貝比賣持承而、塗母乳汁者、成麗壯夫【訓壯夫、云袁等古】而出遊行。

   於是八十神見、且欺率入山而、切伏大樹、茹矢打立其木、令入其中、即打離其氷目矢而、拷殺也。爾亦其御祖命、哭乍求者、得見、即析其木而取出活、告其子言。「汝者有此間者、遂爲八十神所滅。」乃速遣於木國之大屋毘古神之御所。爾八十神magi[冠上爲脚見]追臻而、矢刺乞時、自木俣漏逃而去。御祖命云、「可參向須佐能男命所坐之根堅洲國。必其大神議也。」故、隨詔命而、參到須佐之男命之御所者、其女須勢理毘賣出見、爲目合而相婚、還入、白其父言、「甚麗神來。」爾其大神出見而告、「此者謂之葦原色許男。」即喚入而、令寢其[虫也]室。於是其妻須勢理毘賣命以[虫也]比禮【二字以音】授其夫云、「其[虫也]將咋、以此比禮三擧打撥。」故如教者、[虫也]自靜故。平寢出之、亦來日夜者、入呉公與蜂室、亦授呉公蜂之比禮、教如先故、平出之。亦鳴鏑射入大野之中、令採其矢。故入其野時、即以火迴燒其野。於是不知所出之間、鼠來云、「内者富良富良【此四字以音】外者須夫須夫【此四字以音】如此言故、蹈其處者、落隱入之間、火者燒過。爾其鼠咋持其鳴鏑、出來而奉也。其矢羽者、其鼠子等皆喫也。

   於是其妻須世理毘賣者、持喪具而哭來、其父大神者、思已死訖、出立其野。爾持其矢以奉之時、率入家而、喚入八田間大室而、令取其頭之虱。故爾見其頭者、呉公多在。於是其妻、取牟久木實與赤土、授其夫、故咋破其木實、含赤土、唾出者、其大神、以爲咋破呉公唾出(上)而、於心思愛而寢。爾握其神之髮、其室毎椽結著而、五百引石、取塞其室戸、負其妻須世理毘賣、即取持其大神之生大刀與生弓矢、及其天詔琴而、逃出之時、其天詔琴拂樹而、地動鳴。故其所寢大神、聞驚而、引仆其室。然解結椽髮之間、遠逃。故爾追至黄泉比良坂、遙望呼、謂大穴牟遲神曰。「其汝所持之生大刀、生弓矢以而、汝庶兄弟者追伏坂之御尾、亦追撥河之瀬而、意禮【二字以音】爲大國主神、亦爲宇都志國主〔玉〕神而、其我之女須世理毘賣、爲嫡妻而、於宇迦能山【三字以音巳】之山本、於底津石根、宮柱布刀斯理【此四字以音】於高天原、氷椽多迦斯理【此四字以音】而居、是奴也。」

故持其大刀、弓、追避其八十神之時、毎坂御尾追伏、毎河瀬追撥而、始作國也。故其八上比賣者、如先期美刀阿多波志都。【此七字以音】故其八上比賣者、雖率來、畏其嫡妻須世理毘賣而、其所生子者、刺狹木俣而返。故名其子云木俣神。亦名謂御井神也。


 此八千矛神、將婚高志國之沼河比賣、幸行之時、到其沼河比賣之家、歌曰、

夜知富許能 迦微能美許登波 夜斯麻久爾 都麻麻岐迦泥弖 登富登富斯 故志能久邇邇 佐加志賣袁 阿理登岐加志弖 久波志賣遠 阿理登伎許志弖 佐用婆比邇 阿理多多斯 用婆比邇  阿理迦用婆勢 多知賀遠母 伊麻陀登加受弖 淤須比遠母 伊麻陀登加泥(婆) 遠登賣能  那須夜伊多斗遠 淤曾夫良比 和何多多勢禮婆 比許豆良比 和何多多勢禮婆 阿遠夜麻邇 奴延波那伎奴 佐怒都登理 岐藝斯波登與牟 爾波都登理 迦祁波那久 宇禮多久母 那久那留登理加 許能登理母 宇知夜米許世泥 伊斯多布夜 阿麻波勢豆加比 許登能 加多理其登母 許遠婆 (2) 爾其沼河日賣、未開戸、自内歌曰、

夜知富許能 迦微能美許等 奴延久佐能 賣邇志阿禮婆 和何許許呂 宇良須能登理叙 伊麻許曾婆 和杼理邇阿良米 能知波  那杼理爾阿良牟遠 伊能知波 那志勢多麻比曾 伊斯多布夜 阿麻波世豆迦比 許登能 加多理碁登母 許遠婆 阿遠夜麻邇 比賀迦久良婆 奴婆多麻能 用波伊傳那牟 阿佐比能 恵美佐加延岐弖 多久豆怒能 斯路岐多陀牟岐 阿和由岐能 和加夜流牟泥遠 曾陀多岐 多多岐麻那賀理 麻多麻傳 多麻傳佐斯麻岐 毛毛那賀爾 伊波那佐牟遠 阿夜爾 那古斐支許志 夜知富許能 迦微能美許登 許登能 迦多理碁登母 許遠婆 (3) 故、其夜者不合而、明日夜爲御合也。

 又其神之嫡后須勢理毘賣命、甚爲嫉妬。故其日子遲神和備弖【三字以音】自出雲將上坐倭國而、束裝立時、片御手者、繋御馬之鞍、片御足蹈入其御鐙而、歌曰、

奴婆多麻能 久路岐美祁斯遠 麻都夫佐爾 登理與曾比 淤岐都登理 牟那美流登岐 波多多藝母 許禮婆布佐波受 幣都那美  曾邇奴岐宇弖 蘇邇杼理能 阿遠岐美祁斯遠 麻都夫佐邇 登理與曾比 於岐都登理 牟那美流登岐 波多多藝母 許母布佐波受 幣都那美 曾邇奴棄宇弖 夜麻賀多爾 麻岐斯 阿多尼都岐 曾米紀賀斯流邇 斯米許呂母遠 麻都夫佐邇 登理與曾比 淤岐都登理 牟那美流登岐 波多多藝母 許斯與呂志 伊刀古夜能 伊毛能美許等 牟良登理能 和賀牟禮伊那婆 比氣登理能 和賀比氣伊那婆 那迦士登波 那波伊布登母 夜麻登能 比登母登須須岐 宇那加夫斯 那賀那加佐麻久 阿佐阿米能 佐疑理邇多多牟敍 和加久佐能 都麻能美許登 許登能 加多理碁登母 許遠婆 (5) 爾其后取大御酒坏、立依指擧而、歌曰、

夜知富許能 加微能美許登夜 阿賀淤富久邇奴斯 那許曾波 遠邇伊麻世婆 宇知微流 斯麻能佐岐耶岐 加岐微流 伊蘇能佐岐淤知受 和加久佐能 都麻母多勢良米 阿波母與 賣邇斯阿禮婆 那遠岐弖 遠波那志 那遠岐弖 都麻波那斯 阿夜加岐能 布波夜賀斯多爾 牟斯夫須麻 爾古夜賀斯多爾 多久夫須麻 佐夜具賀斯多爾 阿和由岐能 和加夜流牟泥遠 多久豆怒能 斯路岐多陀牟岐 曾陀多岐 多多岐麻那賀理 麻多麻傳 多麻傳佐斯麻岐 毛毛那賀邇 伊遠斯那世 登與美岐 多弖麻都良世 (6)  如此歌、即爲宇伎由比【四字以音】而、宇那賀氣理弖【六字以音】至今鎭坐也。此謂之神語也。


 故、此大國主神 娶坐胸形奧津宮神、多紀理毘賣命、 生子、阿遲【二字以音】[金且]高日子根神、 次妹高比賣命、亦名下光比賣命  此之阿遲[金且]高日子根神者、今謂迦毛大御神者也。  大國主神、 亦娶神屋楯比賣命、 生子、事代主神、     亦娶八嶋牟遲能神【自牟下三字以音】之女、鳥取神、 生子、鳥鳴海神【訓鳴云那留】   此神、娶日名照額田毘道男伊許知邇神【田下毘又自伊下至邇皆以音】   生子、國忍富神、   此神、娶葦那陀迦神【自那下三字以音】亦名八河江比賣、   生子、速甕之多氣佐波夜遲奴美神【自多下八字以音】   此神、娶天之甕主神之女、前玉比賣、   生子、甕主日子神、   此神、娶淤加美神之女、比那良志毘賣【此神名以音】   生子、多比理岐志麻流美神【此神名以音】   此神、娶比比羅木之其花麻豆美神【木上三字花下三字以音】之女、     活玉前玉比賣神   生子、美呂浪神【美呂二字以音】   此神、娶敷山主神之女、青沼馬沼押比賣、   生子、布忍富鳥鳴海神、   此神、娶若晝女神、   生子、天日腹大科度美神【度美二字以音】   此神、娶天狹霧神之女、遠津待根神   生子、遠津山岬多良斯神、  右件自八嶋士奴美神以下、遠津山岬帶神以前、稱十七世神。


   故、大國主神坐出雲之御大之御前時、自波穗乘天之羅摩船而、内剥鵝皮剥、爲衣服、有歸來神。爾雖問其名不答、且雖問所從之諸神、皆白不知。爾多邇具久白言【自多下四字以音】「此者久延毘古必知之。」即召久延毘古、問時、答白「此者神産巣日神之御子、少名毘古那神。」【自毘下三字以音】故、爾白上於神産巣日御祖命者、答告、「此者實我子也。於子之中、自我手俣久岐斯子也。【自久下三字以音】故、與汝葦原色許男命爲兄弟而、作堅其國。」故、自爾、大穴牟遲與少名毘古那、二柱神相並、作堅此國、然後者、其少名毘古那神者、度于常世國也。故、顯白其少名毘古那神、所謂久延毘古者、於今者山田之曾富騰者也。此神者、足雖不行、盡知天下之事神也。於是大國主神愁而告、「吾獨何能得作此國。孰神與吾能相作此國耶。」是時有光海依來之神。其神言、「能治我前者、吾能共與相作成。若不然者、國難成。」爾大國主神曰、「然者治奉之状奈何。」答言「吾者、伊都岐奉于倭之青垣東山上。此者坐御諸山上神也。」

 故、其大年神 娶神活須毘神之女、伊怒比賣、 生子、大國御魂神、 次韓神、 次曾富理神、 次白日神、 次聖神【五神】、 又娶香用比賣【此神名以音】 生子、大香山戸臣神、 次御年神【二柱】、 又娶天和迦流美豆比賣【訓天如天亦自和下六字以音】 生子、奧津日子神、 次、奧津比賣命、亦名大戸比賣神、此者諸人以拜竃神者也、 次、大山(上)咋神、亦名山末之大主神、     此神者坐近淡海國之日枝山、     亦坐葛野之松尾、用鳴鏑神者也、 次、庭津日神、 次、阿須波神【此神名以音】 次、波比岐神【此神名以音】 次、香山戸臣神、 次、羽山戸神、 次、庭高津日神、 次、大土神、亦名土之御祖神、【九神】  上件大年神之子、自大國御魂神以下、大土神以前、并十六神。    <Dt>羽山戸神娶大氣都比賣神【自氣下四字以音】 生子、若山咋神、 次、若年神、 次、妹若沙那賣神【自沙下三字以音】 次、彌豆麻岐神【自彌下四字音】 次、夏高津日神、亦名夏之賣神、 次、秋毘賣神、 次、久久年神【久久二字以音】 次、久久紀若室葛根神【久久紀二字以音】


 上件羽山戸神之子自若山咋神以下、若室葛根以前、并八神。    天照大御神之命以、「豐葦原之千秋長五百秋之水穗國者、我御子正勝吾勝勝速日天忍穗耳命之所知國。」言因賜而、天降也。於是天忍穗耳命、於天浮橋多多志【此三字以音】而詔之、「豐葦原之千秋長五百秋之水穗國者、伊多久佐夜藝弖【此七字以音】有那理。」【此二字以音、下效此】告而、更還上、請于天照大神。爾高御産巣日神、天照大御神之命以、於天安河之河原、神集八百萬神集而、思金神令思而詔、「此葦原中國者、我御子之所知國、言依所賜之國也。故、以爲於此國道速振荒振國神等之多在。是使何神而將言趣。」爾思金神及八百萬神議白之、「天菩比神、是可遣。」故、遣天菩比神者、乃媚附大國主神、至于三年、不復奏。

   是以高御産巣日神、天照大御神、亦問諸神等、「所遣葦原中國之天菩比神、久不復奏。亦使何神之吉。」爾思金神答白、「可遣天津國玉神之子、天若日子。」故、爾以天之麻迦古弓【自麻下三字以音】天之波波【此二字以音】矢、賜天若日子而遣。於是天若日子、降到其國、即娶大國主神之女、下照比賣、亦慮獲其國、至于八年不復奏。

   故、爾天照大御神、高御産巣日神、亦問諸神等、「天若日子、久不復奏、又遣曷神以問天若日子之淹留所由。」於是諸神及思金神、答白「可遣雉名鳴女」時、詔之、「汝行、問天若日子状者、『汝所以使葦原中國者、言趣和其國之荒振神等之者也。何至于八年不復奏。』」   故、爾鳴女、自天降到、居天若日子之門湯津楓上而、言委曲如天神之詔命。爾天佐具賣【此三字以音】聞此鳥言而、語天若日子言、「此鳥者、其鳴音甚惡。故、可射殺」云進、即天若日子、持天神所賜天之波士弓、天之加久矢、射殺其雉。爾其矢、自雉胸通而、逆射上、逮坐天安河之河原、天照大御神、高木神之御所。是高木神者、高御産巣日神之別名。故、高木神、取其矢見者、血箸其矢羽。於是高木神、告之「此矢者、所賜天若日子之矢」即示諸神等詔者、「或天若日子不誤命、爲射惡神之矢之至者、不中天若日子。或有邪心者、天若日子於此矢麻賀禮。」【此三字以音】云而、取其矢自其矢穴衝返下者、中天若日子寢朝床之高胸坂、以死。【此還矢之可恐之本也】亦其雉不還。故、於今諺曰雉之頓使本是也。

   故、天若日子之妻、下照比賣之哭聲、與風響到天。於是在天、天若日子之父、天津國玉神、及其妻子聞而、降來哭悲。乃於其處作喪屋而、河雁爲岐佐理持【自岐下三字以音】鷺爲掃持、翠鳥爲御食人、雀爲碓女、雉爲哭女。如此行定而、日八日夜八夜遊也。

   此時、阿遲志貴高日子根神【自阿下四字以音】到而、弔天若日子之喪時、自天降到天若日子之父、亦其妻、皆哭云、「我子者不死有祁理。【此二字以音、下效此】我君者不死坐祁理」云、取懸手足而哭悲也。其過所以者、此二柱神之容姿甚能相似、故是以過也。於是阿遲志貴高日子根神大怒曰、「我者愛友故弔來耳。何吾比穢死人」云而、拔所御佩之十掬劔、切伏其喪屋、以足蹶離遣。此者在美濃國藍見河之河上、喪山之者也。其持所切大刀名謂大量、亦名謂神度劔。【度字以音】故、阿治志貴高日子根神者、忿而飛去之時、其伊呂妹高比賣命、思顯其御名、故歌曰、

阿米那流夜 淤登多那婆多能 宇那賀世流 多麻能美須麻流 美須麻流邇 阿那陀麻波夜 美多邇 布多和多良須 阿治志貴多迦比古泥能迦微曾 (7) 此歌者夷振也。


   於是天照大御神詔之、「亦遣曷神者吉。」爾思金神及諸神白之、「坐天安河河上之天石屋、名伊都之尾羽張神、是可遣。【伊都二字以音】若亦非此神者、其神之子、建御雷之男神、此應遣。且其天尾羽張神者、逆塞上天安河之水而、塞道居故、他神不得行、故、別遣天迦久神可問。」故、爾使天迦久神、問天尾羽張神之時、答白、「恐之、仕奉。然於此道者、僕子建御雷神可遣。」乃貢進。爾天鳥船神副建御雷神而遣。

   是以此二神、降到出雲國伊那佐之小濱而【伊那佐三字以音】拔十掬劔、逆刺立于浪穗、趺坐其劔前、問其大國主神言、「天照大御神、高木神之命以、問使之。汝之宇志波祁流【此五字以音】葦原中國者、我御子之所知國、言依賜。故、汝心奈何。」爾答白之、「僕者不得白。我子八重言代主神、是可白。然爲鳥遊取魚而、往御大之前、未還來。」故、爾遣天鳥船神、徴來八重事代主神而、問賜之時、語其父大神言、「恐之。此國者立奉天神之御子。」即蹈傾其船而、天逆手矣、於青柴垣打成而隱也。【訓柴云布斯】


   故、爾問其大國主神、「今汝子、事代主神、如此白訖。亦有可白子乎。」於是亦白之、「亦我子有建御名方神、除此者無也。」如此白之間、其建御名方神、千引石sasagete[冠敬脚手]手末而來、言「誰來我國而、忍忍如此物言。然欲爲力競。故、我先欲取其御手。」故、令取其御手者、即取成立氷、亦取成劔刄。故、爾懼而退居。爾欲取其建御名方神之手、乞歸而取者、如取若葦、tukami[手益]批而投離者、即逃去。故、追往而、迫到科野國之洲羽海、將殺時、建御名方神白、「恐、莫殺我。除此地者、不行他處。亦不違我父大國主神之命。不違八重事代主神之言。此葦原中國者、隨天神御子之命獻。」

   故、更且還來、問其大國主神、「汝子等事代主神、建御名方神二神者、隨天神御子之命、勿違白訖。故汝、心奈何。」爾答白之、「僕子等二神隨白、僕之不違、此葦原中國者、隨命既獻也。唯僕住所者、如天神御子之天津日繼所知之、登陀流【此三字以音、下效此】天之御巣而、於底津石根宮柱布斗斯理【此四字以音】於高天原氷木多迦斯理【多迦斯理四字以音】而治賜者、僕者於百不足八十[土冏]手隱而侍。亦僕子等百八十神者、即八重事代主神爲神之御尾前而仕奉者、違神者非也。」如此之白而、於出雲國之多藝志之小濱造天之御舍【多藝志三字以音】而、水戸神之孫、櫛八玉神爲膳夫、獻天御饗之時、祷白而、櫛八玉神化鵜、入海底、咋出底之波邇【此二字以音】作天八十毘良迦【此三字以音】而、鎌海布之柄、作燧臼、以海蓴之柄、作燧杵而、鑚出火云、

「是我所燧火者、於高天原者、神産巣日御祖命之、登陀流天之新巣之凝烟【訓凝姻云州須】之八拳垂麻弖燒擧【麻弖二字以音】地下者、於底津石根燒凝而、栲繩之千尋繩打延、爲釣海人之、口大之尾翼鱸【訓鱸云須受岐】佐和佐和邇【此五字以音】控依騰而、打竹之、登遠遠登遠遠邇【此七字以音】獻天之眞魚咋也。」 故、建御雷神返參上、復奏言向和平葦原中國之状。


   爾天照大御神、高木神之命以、詔太子正勝吾勝勝速日天忍穗耳命、「今平訖葦原中國之白。故、隨言依賜、降坐而知看。」爾其太子正勝吾勝勝速日天忍穗耳命答白、「僕者將降裝束之間、子生出。名天邇岐志國邇岐志【自邇至志以音】天津日高日子番能邇邇藝命。此子應降也。」此御子者、

御合高木神之女、萬幡豐秋津師比賣命、 生子、天火明命、 次、日子番能邇邇藝命【二柱】也。 是以隨白之、科詔日子番能邇邇藝命、「此豐葦原水穗國者、汝將知國、言依賜。故、隨命以可天降。」

   爾日子番能邇邇藝命、將天降之時、居天之八衢而、上光高天原下光葦原中國之神於是有。故、爾天照大御神、高木神之命以、詔天宇受賣神、「汝者雖有手弱女人、與伊牟迦布神【自伊至布以音】面勝神。故、專汝往將問者、『吾御子爲天降之道、誰如此而居?』」故、問賜之時、答白、「僕者國神、名猿田毘古神也。所以出居者、聞天神御子天降坐故、仕奉御前而、參向之侍。」

   爾天兒屋命、布刀玉命、天宇受賣命、伊斯許理度賣命、玉祖命并五伴緒矣、支加而天降也。於是副賜其遠岐斯【此三字以音】八尺勾tama[扁王旁右總]、鏡、及草那藝劔、亦常世思金神、手力男神、天石門別神而、詔者、「此之鏡者、專爲我御魂而、如拜吾前、伊都岐奉。次思金神者、取持前事、爲政。」此二柱神者、拜祭佐久久斯侶、伊須受能宮。【自佐至能以音】次登由宇氣神、此者坐外宮之度相神者也。次天石戸別神、亦名謂櫛石窓神、亦名謂豐石窓神。此神者御門之神也。次手力男神者、坐佐那縣也。

故、其天兒屋命者【中臣連等之祖】 布刀玉命者【忌部首等之祖】 天宇受賣命者【猿女君等之祖】 伊斯許理度賣命者【鏡作連等之祖】 玉祖命者【玉祖連等之祖】  故、爾詔天津日子番能邇邇藝命而、離天之石位、押分天之八重多那【此二字以音】雲而、伊都能知和岐知和岐弖【自伊以下十字以音】於天浮橋、宇岐士摩理、蘇理多多斯弖【自宇以下十一字亦以音】天降坐于竺紫日向之高千穗之久士布流多氣。【自久以下六字以音】故爾天忍日命、天津久米命、二人取負天之石靭、取佩頭椎之大刀、取持天之波士弓、手挾天之眞鹿兒矢、立御前而仕奉。

故、其天忍日命【此者大伴連等之祖】 天津久米命【此者久米直等之祖也】  於是詔之、「此地者、向韓國、眞來通笠紗之御前而、朝日之直刺國、夕日之日照國也。故、此地甚吉地。」詔而、於底津石根宮柱布斗斯理、於高天原氷椽多迦斯理而坐也。


   故、爾詔天宇受賣命、「此立御前所仕奉、猿田毘古大神者、專所顯申之汝送奉。亦其神御名者、汝負仕奉。」是以猿女君等、負猿田毘古之男神名而、女呼猿女君之事是也。故、其猿田毘古神、坐阿邪訶【此三字以音。地名】時、爲漁而、於比良夫貝【自比至夫以音】其手見咋合而、沈溺海鹽。故、其沈居底之時名、謂底度久御魂。【度久二字以音】其海水之都夫多都時名、謂都夫多都御魂。【自都下四字以音】其阿和佐久時名、謂阿和佐久御魂。【自阿至久以音】

   於是送猿田毘古神而、還到、乃悉追聚鰭廣物鰭狹物、以問言「汝者天神御子仕奉耶」之時、諸魚皆「仕奉」白之中、海鼠不白。爾天宇受賣命謂海鼠云、「此口乎、不答之口」而、以紐小刀拆其口。故、於今海鼠口拆也。是以御世、嶋之速贄獻之時、給猿女君等也。


   於是天津日高日子番能邇邇藝能命、於笠紗御前遇麗美人。爾問誰女、答白之、「大山津見神之女、名神阿多都比賣【此神名以音】亦名謂木花之佐久夜毘賣。」【此五字以音】又問「有汝之兄弟乎」、答白「我姉石長比賣在也。」爾詔、「吾欲目合汝奈何。」答白「僕不得白。僕父大山津見神將白。」故、乞遣其父大山津見神之時、大歡喜而、副其姉石長比賣、令持百取机代之物奉出。故、爾其姉者因甚凶醜、見畏而返送、唯留其弟木花之佐久夜毘賣以、一宿爲婚。爾大山津見神、因返石長比賣而大恥、白送言、「我之女二並立奉由者、使石長比賣者、天神御子之命、雖雪零風吹、恆如石而、常堅不動坐。亦使木花之佐久夜毘賣者、如木花之榮榮坐、宇氣比弖【自宇下四字以音】貢進。此令返石長比賣而、獨留木花之佐久夜毘賣。故、天神御子之御壽者、木花之阿摩比能微【此五字以音】坐。」故、是以至于今、天皇命等之御命不長也。

   故、後木花之佐久夜毘賣、參出白、「妾妊身、今臨産時。是天神之御子、私不可産。故請。」爾詔、「佐久夜毘賣、一宿哉妊。是非我子。必國神之子。」爾答白、「吾妊之子、若國神之子者、産不幸。若天神之御子者幸。」即作無戸八尋殿、入其殿内、以土塗塞而、方産時以火著其殿而産也。

故、其火盛燒時所生之子名、火照命。【此者隼人阿多君之祖】 次生子名、火須勢理命。【須勢理三字以音】 次生子御名、火遠理命、亦名天津日高日子穗穗手見命。【三柱】


   故、火照命者、爲海佐知毘古【此四字以音、下效此】而、取鰭廣物鰭狹物、火遠理命者、爲山佐知毘古而、取毛麁物毛柔物。爾火遠理命、謂其兄火照命、「各相易佐知欲用。」三度雖乞、不許。然遂纔得相易。爾火遠理命、以海佐知釣魚、都不得魚。亦其鉤失海。於是其兄火照命乞鉤曰、「山佐知母、己之佐知佐知、海佐知母、已之佐知佐知。今各謂返佐知」之時【佐知二字以音】其弟火遠理命答曰、「汝鉤者、釣魚不得一魚、遂失海。」然其兄強乞徴。故、其弟破御佩之十拳劔、作五百鉤、雖償不取。亦作一千鉤、雖償不受。云「猶欲得其正本鉤。」


    於是其弟、泣患居海邊之時、鹽椎神來問曰、「何虚空津日高之泣患所由?」答言、「我與兄易鉤而、失其鉤。是乞其鉤故、雖償多鉤不受。云『猶欲得其本鉤』故泣患之。」爾鹽椎神、云「我爲汝命作善議。」即造无間勝間之小船、載其船以教曰、「我押流其船者、差暫往。將有味御路。乃乘其道往者、如魚鱗所造之宮室。其綿津見神之宮者也。到其神御門者、傍之井上有湯津香木。故、坐其木上者、其海神之女見相議者也。」【訓香木云加都良】

   故、隨教少行、備如其言、即登其香木以坐。爾海神之女、豐玉毘賣之從婢、持玉器將酌水之時、於井有光。仰見者、有麗壯夫。【訓壯夫云「袁登古」。下效此】以爲甚異奇。爾火遠理命見其婢、乞欲得水。婢乃酌水、入玉器貢進。爾不飮水、解御頚之[王與]含口、唾入其玉器。於是其[王與]、著器、婢不得離[王與]。故、[王與]任著以進豐玉毘賣命。爾見其[王與]、問婢曰、「若人有門外哉?」答曰、「有人坐我井上香木之上。甚麗壯夫也。益我王而甚貴。故、其人乞水故、奉水者、不飮水、唾入此[王與]。是不得離。故任入將來而獻。」爾豐玉毘賣命、思奇、出見、乃見感、目合而、白其父曰、「吾門有麗人。」爾海神自出見、云「此人者天津日高之御子、虚空津日高矣。」即於内率入而、美知皮之疊敷八重、亦kinu[扁糸旁右施]疊八重敷其上、坐其上而、具百取机代物、爲御饗、即令婚其女豐玉毘賣。」故、至三年住其國。


   於是火袁理命、思其初事而、大一歎。故、豐玉毘賣命聞其歎以、白其父言、「三年雖住、恆無歎。今夜爲大一歎。若有何由?」故、其父大神問其聟夫曰、「今旦聞我女之語云『三年雖坐、恆無歎。今夜爲大歎。』若有由哉、亦到此間之由奈何?」爾語其大神、備如其兄罰失鉤之状。是以海神悉召集海之大小魚、問曰、「若有取此鉤魚乎?」故、諸魚白之、「頃者、赤海[魚即]魚、於喉[魚更]、物不得食愁言。故、必是取。」於是探赤海[魚即]魚之喉者、有鉤。即取出而清洗、奉火遠理命之時、其綿津見大神、誨曰之、「以此鉤給其兄時、言状者、『此鉤者、淤煩鉤、須須鉤、貧鉤、宇流鉤』云而、於後手賜【於煩及須須、亦宇流六字以音】然而其兄作高田者、汝命營下田。其兄作下田者、汝命營高田。爲然者、吾掌水故、三年之間必其兄貧窮。若恨怨其爲然之事而攻戰者、出鹽盈珠而溺、若其愁請者、出鹽乾珠而活。如此令惚苦」云、授鹽盈珠、鹽乾珠并兩箇、即悉召集和邇魚問曰、「今天津日高之御子、虚空津日高爲將出幸上國。誰者幾日送奉而、覆奏?」故、各隨己身之尋長限日而白之中、一尋和邇白、「僕者一日送即還來。」故、爾告下其一尋和邇、「然者汝送奉。若渡海中時、無令惶畏。」即載其和邇之頚送出。故、如期一日之内送奉也。其和邇將返之時、解所佩之紐小刀、著其頚而返。故、其一尋和邇者、於今謂佐比持神也。」

   是以備如海神之教言、與其鉤。故、自爾以後、稍愈貧、更起荒心迫來。將攻之時、出鹽盈珠而令溺、其愁請者、出鹽乾珠而救。如此令惚苦之時、稽首白、「僕者自今以後、爲汝命之晝夜守護人而仕奉。」故、至今、其溺時之種種之態、不絶仕奉也。


   於是海神之女、豐玉毘賣命、自參出白之、「妾已妊身。今臨産時、此念、天神之御子不可生海原。故、參出到也。」爾即於其海邊波限、以鵜羽爲葺草造産殿、於是其産殿未葺合、不忍御腹之急。故、入坐産殿。爾將方産之時、白其日子言、「凡他國人者、臨産時、以本國之形産生。故、妾今以本身爲産。願勿見妾。」於是思奇其言、竊伺其方産者、化八尋和邇而、匍匐委蛇。即見驚畏而遁退。爾豐玉毘賣命、知其伺見之事、以爲心恥、乃生置其御子而、白「妾恆通海道欲往來。然伺見吾形、是甚[心乍]。」之即塞海坂而返入。是以名其所産之御子、謂天津日高日子波限建鵜葺草葺不合命。【訓波限云那藝佐、訓葺草云加夜】

   然後者、雖恨其伺情、不忍戀心、因治養其御子之縁、附其弟玉依毘賣而、獻歌之。其歌曰、

阿加陀麻波 袁佐閇比迦禮杼 斯良多麻能 岐美何余曾比斯 多布斗久阿理祁理 (8) 爾其比古遲【三字以音】答歌曰、 意岐都登理 加毛度久斯麻邇 和賀韋泥斯 伊毛波和須禮士 余能許登碁登邇 (9)


 故、日子穗穗手見命者、坐高千穗宮、伍佰捌拾歳。御陵者、即在其高千穗山之西也。是天津日高日子波限建鵜葺草葺不合命、 娶其姨玉依毘賣命生御子名、

五瀬命、 次稻氷命、 次御毛沼命、 次若御毛沼命、亦名豐御毛沼命、亦名神倭伊波禮毘古命【四柱】  故、御毛沼命者、跳浪穗、渡坐于常世國。稻氷命者、爲妣國而、入坐海原也。


古事記上卷終


トップ   新規 一覧 検索 最終更新   ヘルプ   最終更新のRSS
Last-modified: 2008-11-17 (月) 00:00:00